快捷搜索:
心理所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期待愉快情绪损伤
分类:科技生活

为了弥补这方面研究的空白,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神经心理学和应用认知神经科学实验室陈楚侨研究团队与他们的国际合作者一起利用金钱延迟奖赏任务来测量精神分裂症以及分裂型人格特质的期待愉快情绪功能。

图:精神分裂症谱系各群体在TEPS四因子得分上的差异

快感缺乏(Anhedonia)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核心阴性症状,传统的定义为对未来或当前事件无法体验到愉快的感觉,或者愉快体验能力降低。现在更多的文献已经从考察单一的愉快体验能力的降低转为同时考察动机与愉快体验的缺损。在奖赏决策的加工过程中,动机缺乏被认为是在追寻潜在奖赏时如何分配努力来取得最大化的奖赏的目标导向行为的缺乏。然而,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这个过程中到底是无法体验到奖赏带来的愉快情绪,还是奖赏追寻的动机本身就是缺乏的呢,这点尚不清楚。

根据时间性愉快情绪模型,这个悖论反映的可能是期待愉快情绪与即时愉快情绪上的功能分离,即患者可能表现出期待愉快情绪异常,而非即时愉快情绪的损伤。遗憾的是,很少有实证研究去验证这个理论假设。另一方面,如果这个假设正确,期待愉快情绪的损伤是否是精神分裂症一个稳定的标记也将成为一个有趣的问题。

图片 1

Wang, J., Huang, J*., Yang, X. H., Lui, S. S. Y., Cheung, E. F. C., Chan, R. C. K. Anhedonia in schizophrenia: Deficits in both motivation and hedonic capacity. Schizophrenia Research.

论文信息:Yan, C., Lui, S. S. Y., Zou, L. Q., Wang, C. Y., Zhou, F. C., Cheung, E. F. C., Shum, D. H. K. Chan, R. C. K. * . Anticipatory pleasure for future rewards is attenuated in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 but not in individuals with schizotypal traits. Schizophrenia Research.

该研究受中国科学院B类战略先导专项课题(XDB0203000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及科技北京百名领军人才培养工程启动经费资助。

该研究受中科院B类先导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和北京百名科技领军人才项目资助。现已在线发表于Schizophrenia Research 期刊。

研究招募了44名精神分裂症患者、46名年龄性别匹配的健康对照组,30名分裂型人格特质群体以及35名对照组。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无论在获取奖赏还是在避免损伤时,都未表现出即时愉快情绪的异常,然而当他们需要预期未来的奖赏时,则表现出愉快情绪体验效价和唤醒度的降低。而分裂型人格特质群体则预测他们拿到奖赏会体验到更多的激动情绪,而减弱的期待愉快情绪效价与唤醒度与分裂人格特质的阴性维度有关。总体而言,该研究发现说明期待愉快情绪与即时愉快情绪的分离可以部分解释精神分裂症快感缺失的悖论。

快感缺失是指愉快体验能力的缺损,是影响精神分裂症预后的核心症状之一。愉快体验在时间维度上可以被进一步划分为期待性愉快体验与即时愉快体验,前者指个体在期待正性刺激时的愉快体验,后者则指获得相关刺激以后的即刻感受。已有研究表明精神分裂症患者表现出较为稳定的期待性愉快体验缺损,而其即时愉快体验保存相对完好。然而,目前鲜有研究探讨快感缺失在精神分裂症谱系各群体中的表现特点,尤其是分裂样特质群体、未患病一级家属等精神分裂症高危人群中的愉快体验特点,以及早期发病患者的快感缺失尚未被完全澄清。此外,大部分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期待性与即时愉快体验的研究多局限于西方人群。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神经心理学与应用认知神经科学实验室研究员陈楚侨在早前的一篇开创性研究中修订了跨期愉快体验量表(Temporal Experience Pleasure of Scale, TEPS),发现中国大陆人群在愉快体验上表现出比西方人群更加细化的结构,期待性与即时愉快体验被进一步区分为抽象与具体成分。

该研究为精神分裂症患者奖赏动机缺损和愉快体验缺乏提供了实证证据,进而表明,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为奖赏最大化分配努力的决策过程和期待型愉快体验方面都是受损的。

论文链接

研究结果首先支持了TEPS的四因子结构在中国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中的应用,并提示抽象的期待性愉快体验缺损出现于精神分裂症发病前的高危群体中并分布于该谱系各个亚群。该研究强调了文化因素在研究期待性与即时愉快体验的重要性,而抽象的期待性愉快体验在中国人群中尤为突出。

文章链接

关于精神分裂症患者快感缺失的研究发现一直以来都存在着争论,有些研究利用自我报告问卷或者临床访谈评估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存在特质性快感缺失,但另一些研究利用实验室情绪体验任务却并没有发现他们表现出状态性快感缺失问题。然而,人们并不清楚出现这种分离现象的心理病理机制是什么。

神经发育学观点认为,高危人群、早期发病到最后的慢性病患者分属于精神分裂症不同的阶段,而某些稳定特质或者缺损是存在于该连续谱的各个阶段的。因此,对精神分裂症各阶段愉快体验的探讨有利于预示快感缺失在该群体中的出现并提供干预的时机。陈楚侨带领其研究小组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Ann Kring使用TEPS首先对364名中国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愉快体验结构进行了验证,吻合先前在中国健康人群中的愉快体验结构研究结果。此外,该研究进一步探究了快感缺失在精神分裂症谱系中的分布表现,对象包括210名分裂样特质群体、45名未患病一级家属、72名首发精神分裂症与45名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所有亚群均表现出显著的抽象的期待性愉快体验缺损,尤其是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最为严重,而抽象的即时愉快体验缺损则仅表现在阴性分裂样特质群体与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中。同时,抽象的期待性与即时愉快体验被发现与阴性分裂样特质及精神分裂症阴性症状呈显著负相关。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心理健康重点实验室神经心理学与应用认知神经科学研究组黄佳与研究员陈楚侨发展了一种新型的基于努力的愉快体验任务(Effort-based pleasure experience task,E-pet),用来考察奖赏动机和愉快体验的缺损是否同时在阴性症状明显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群体中存在。实验挑选了22例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18例没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和29例健康对照组作为被试,使用一个计算机化的实验程序E-pet,要求被试基于一定的概率和奖赏金额来对选择做一个“困难握力任务”还是一个“简单握力任务”做出决策。结果显示,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更少选择困难握力任务(因为这所耗费的努力大)。

该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点研究发展计划、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资助和北京市科技领军人才培养项目的资助。

文章链接

该研究进一步发现,当奖赏金额和所估计的奖赏价值提高的时候,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也没有增加他们对困难任务的选择次数。在中高概率的条件下,与健康对照组相比,这些患者也表现出较少选择困难任务。更重要的是,与健康对照组相比,即使奖赏金额或者概率增加了,有明显阴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更少有期待型愉快体验。而在没有明显阴性症状的患者和健康对照组之间就没有显著差别。然而,在消费型愉快体验的阶段,获得的奖赏可以预测所有被试的愉快体验评价。无论有没有明显的阴性症状,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消费型愉快体验都没有受损。

研究相关论文现已在线发表在Schizophrenia Research

论文信息:Li, Z., Lui, S. S. Y., Geng, F. L., Li, Y., Li, W. X., Wang, C. Y., Tan, S. P., Cheung, E. F. C., Kring, A. M., Chan, R. C. K.*. Experiential pleasure deficits in different stages of schizophrenia. Schizophrenia Research, doi:10.1016/j.schres.2015.05.041.

该研究目前已在线发表于Schizophrenia Research杂志。

本文由365体育开户发布于科技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所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期待愉快情绪损伤

上一篇:辛辛那提化学物理斟酌所建成正丁醛一步催化转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