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难民代表队将参加奥运会,冰与火之歌
分类:科技创新

里约2016:难民代表队将参加奥运会

图片 1图片 2

冰与火之歌:走近里约奥运难民代表团

3月3日电 据外媒报道,一支由难民组成的代表队将会参加今夏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奥运会。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7月30日体育专电 题:揭秘难民奥林匹克代表团

命运跟阿尼斯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而体育引领着他回到了最初的道路。

报道称,目前共有43名候选运动员将参与难民奥林匹克运动队(Team of Refugee Olympic Athletes,简称“ROA”)选拔,这支队伍将会以奥林匹克会旗为代表旗帜参赛。

新华社记者李嘉,张寒

在伦敦奥运会向拉米:阿尼斯招手的前一年,无情的战火摧毁了这名叙利亚蝶泳希望之星的梦想;5年之后,他的奥运梦想却奇迹般地在里约热内卢被弥补,尽管他无法在自己的国旗下而战。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克:巴赫说:“我们想要通过欢迎ROA参加在里约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向全世界的所有难民发出希望的信息。这支队伍将会得到和其他所有队伍一样的待遇。”

哪怕是家乡炮火连天,哪怕是自身颠沛流离,但在神圣而崇高的奥林匹克旗帜庇护下,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操着不同语言的难民们,也将在奥林匹克殿堂上展示体育那纯真而极致的美丽。

阿尼斯属于国际奥委会特别组建的难民代表团的一员。运动员们不代表自己的国家,而是聚集在奥林匹克五环旗下为梦想而战。

报道指出,除了运动方面的技能,这支队伍的遴选条件还包括一些个人状况,以及联合国认证的难民身份。

这是里约奥运会上最特殊的一个代表团——难民代表团。这也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有难民组成代表队参赛,也是国际奥委会为了帮助难民中的运动员继续他们的运动生涯而做出的创举。

这是属于体育的救赎,是对全世界和平的呼唤。

据悉,经过选拔之后,这些运动员将会得到训练经费资助。

难民代表团团长泰格拉。洛鲁佩在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激动地说:“这是一支经历了磨难的队伍。这支队伍要让人们意识到难民问题的严重性,让人们认识到难民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尽管他们失去了家园,但他们一样可以拥有和其他国家与地区人们一样的权利。”

“地上埋了很多地雷!”

“这支队伍可能最终会有5到10名运动员,”巴赫说,“我们没有硬性指标。它将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体育方面的资质。”

他们是谁?他们如何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他们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将代表哪里参赛?30日下午在里约奥运会的主新闻中心这个“神秘”的代表团召开了首次新闻发布会。

里约温暖的海风、激情的海滩、绚丽的奥运,依然无法让来自南苏丹的安吉丽娜忘却恐怖的记忆——那是15年前,战争爆发时,她才7岁。

届时ROA将会入住奥运村,在开幕式上将会倒数第二出场,排在东道主巴西之前。

这个特殊的代表团有10名运动员,有5名南苏丹难民,2名叙利亚难民,2名刚果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他们将参加里约奥运会田径,游泳和柔道等项目的比赛。选手人选由国际奥委会指定,选择的标准包括运动水平,经联合国确认的难民身份,候选人的个人状况以及选手的个人经历等。

8月3日,5名南苏丹难民,2名叙利亚难民,2名刚果难民和1名埃塞俄比亚难民组成的难民代表团,成为里约奥运村里最闪耀的星。他们代表着全球的难民群体,第一次、历史性地来到了奥林匹克的最高殿堂——他们欢笑、他们热舞,他们享受体育带来的欢乐。

此外,国际奥委会还就寨卡病毒疫情、门票销售缓慢、水污染以及设施建设等问题作出了一些保证。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2015年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上宣布,国际奥委会欢迎那些无法代表自己国家或地区参加奥运会的难民中的高水平运动员以个人身份前来参加奥运会,在今年3月,IOC发表公报宣布将组建难民代表队参加里约奥运会。这支特殊的队伍在6月3日成立,除了运动员外,这支队伍还有自己的教练团队和领队官员——也由国际奥委会派出。

这10名选手无疑是幸运的。据有关资料显示,全球背井离乡者5年来增长了约50%,数量超过6000万人。这意味着全世界每113人中就有一人是难民、寻求庇护者或是国内的流离失所者。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近年来,深受战乱,贫穷困扰的中东,非洲等地难民们铤而走险,一路颠沛流离前往欧洲,造成了难民危机。巴赫表示,组成这支难民代表队,旨在向全球所有难民传递希望的信息,并让全世界更好地了解难民危机的严重性,并向国际社会传递一个信息,难民群体也是人类社会组成部分。

国际奥委会从上千上万的难民中选出43人,再从43人当中挑出10人,进入到奥运史上的首支难民“梦之队”。

这些难民运动员的运动成绩可能无法和其他精英选手相提并论,IOC通过综合考虑最终确定了这10名参赛队员。他们虽然很难在奥运会上争金夺银,但他们参加奥运会有更重要的意义。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组成这支难民代表队,旨在向全球所有难民传递希望的信息,并让全世界更好地了解难民危机的严重性,并向国际社会传递一个信息,难民群体也是人类社会组成部分。

这些难民运动员不代表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他们有自己的入住奥运村仪式,在开幕式上他们将在奥林匹克会旗引导下,在东道主巴西之前一个入场,来接受全场的欢呼。

这个特殊的代表团人选由国际奥委会指定,选择的标准包括运动水平、经联合国确认的难民身份、候选人的个人状况以及选手的个人经历等。

如果他们能拿到奖牌甚至金牌,那么现场将升起国际奥委会会旗,奏响国际奥委会会歌。但至少在本届奥运会的奖牌榜上,他们的奖牌将和他们的祖国无关,尽管他们的祖国也派出了代表团前来里约。

来自叙利亚的尤丝拉:马尔迪尼,在与同伴逃难过程中,由于船只损坏,她毅然跳进无边无际的爱琴海,边游泳边推着小船前行。经过漫长的三个半小时自救,20多人活了下来。尤丝拉成了他们的英雄。这一英雄壮举,成为她入选的重要理由。

虽然同样是不能代表自己的祖国参赛,但与近年来活跃在体坛上的,自愿代表其他国家参赛的归化运动员不同,这些难民运动员对此感到伤心和遗憾,但同时他们也为能代表全世界难民参赛感到骄傲。

难民们也可以自己报名,安吉丽娜说:“在卡库玛举行了选拔比赛。他们说可以自愿参加,我报名之后参加比赛,就成功了。”

游泳运动员尤丝拉。马尔迪尼是一名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虽然无法身披祖国国旗,她仍旧表示:“能够参加奥运会是我的荣幸,我首先是为了我的国家而游泳,我当然更希望能够代表叙利亚参赛,但现在我是代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难民参赛。参加奥运会是所有运动员的梦想,我很感谢国际奥委会给我这次机会。我想对所有难民说,我也是为了你们而游,我一直坚持着游泳的梦想,希望你们也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

没有人要求这些运动员争金夺银,因为他们的竞技水平远远不及那些体育精英,有的人从事专业训练甚至不到一年,他们能够踏上赛场已经是一场值得大书特书的胜利。

另一名叙利亚难民选手拉米。阿尼斯说:“奥运会对运动员来说是最重要的比赛,我很骄傲能在难民代表团参赛,虽然不能代表祖国参赛有些伤心,但我希望我能够给全世界难民带来一些希望和正面的影响。”

为什么要将体育运动带给难民?负责协助难民代表团的联合国难民署协调专员克劳德:马歇尔说:“因为他们需要运动帮助他们重新开始,重新开始需要足够的勇气。”

来自刚果的难民尤兰德。马比卡将参加奥运会柔道比赛,感情外露的他谈到自己的祖国和家人时眼含热泪:“我是刚果人,我经历了很多才来到这里参赛。我希望我们这支队伍能够向世界证明难民们也像普通人一样,他们能做的事情我们也可以做到。我是一名体育人,体育改变了我的人生。”

为什么需要足够的勇气?

因为我们只看到他们在里约的笑容。在里约这个“新世界”里,他们笑容背后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地狱般的经历”。

18岁的尤丝拉:马尔迪尼这次参加了两个游泳项目的预赛,每次都被对手远远甩在身后。但同场竞技的选手没有一位曾像她一样,在冰冷的、黑色的海水中为生存而拼命游泳。

尤丝拉经历的苦难在难民中并不算最悲惨的,也不是最黑暗的。“很多时候我们不愿意讨论难民们经历过什么。特别是一些女孩曾经经历过什么。眼看着亲人在自己眼前被杀,慌乱中与家人失散再也联系不上,甚至连对方是生是死都无从谈起。”马歇尔已经在难民署工作了22年,听过太多悲惨的故事,他在诉说中几度哽咽。

5名南苏丹田径选手一直住在肯尼亚的卡库玛难民营,有的已经住了十几年。他们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第一次走出卡库玛难民营,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让他们个个欢快地像出了笼的小鸟。他们从未想象过有一天真的“跑”出了非洲难民营,“跑”到了奥运会。

他们第一次走出难民营,接触到这个不一样的世界。

从2013年起,刚果的米森加到巴西避难,但在巴西,他依然要为生存挣扎。为了生活,米森加现在做卡车装卸工,每天把沉重的货物运上卸下收入只有10美元。为了备战奥运会,他经常来不及从繁重的工作上喘一口气,就要坐2个小时的公车从里约北部的贫民窟到西边的训练馆训练。

这样的生活令人精疲力竭,可对米森加来说,能兼顾两者已经是极大的奢侈,“如果我工作太晚就没时间去训练场。我必须在工作和每天挣10美元养家之间选,如果选训练,我的女儿就没饭吃。”

但对比地狱一般的过去,现在的生活毕竟安全和相对稳定。

……

了解了这些运动员的故事后,中国沙排运动员王凡送上了她的祝福,“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还能坚强的站在奥运会的舞台上,他们的付出别人肯定难以想象!”

中国羽毛球选手李雪芮在奥运村中就住在这些难民选手对面的那栋楼。她由衷敬佩这些运动员能在恶劣的环境中还能坚持自己热爱的运动。她深有感触地说,希望这些难民运动员的祖国越来越好,更希望世界和平,因为战争给人类带来太大伤害。

难民代表团在奥运村举行升旗仪式的那一天,仪式结束后,难民运动员代表郑重地在签名墙上写下“愿和平与你同在”。

和平,就是他们的新世界。

公元前9世纪,古希腊的三个国王签署奥林匹克神圣休战条约,承诺在奥运会举行前后的3个月里各方停止一切军事行动。

1993年10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恢复了奥林匹克休战的古希腊传统,呼吁联合国各会员国从每届奥运会开幕前一周到闭幕后一周停止一切战争行为。

在这个地球上,完全的和平并未到来,枪炮、炸弹依然在不同人群身边爆炸,但对于和平的渴盼,从未停歇。

每一名难民运动员都有不同的经历,但渗透着相同的苦难,重在参与的体育梦想把他们带到五环旗下,共庆人类最伟大的体育盛会。尽管体育的力量无法制止战乱,但“更快、更高、更强”的追求在他们身上有了更深的含义,奥运会给他们心里带来了更多的梦想。

来自刚果的米森加回忆起自己是如何和家人分离,这个已经在巴西安家的七尺男儿忍不住掩面哭泣。

“我有两个兄弟,我们从小就失散了,我甚至记不起来他们的样子,如果他们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他们会知道我在巴西过得很好。”米森加说。

在恩贡山海拔两千多米的洛陆普难民运动员训练营里,有一群来自南苏丹的难民运动员。备战奥运时,山间公路就是他们的跑道。当得知有同伴入选时,他们跳起来互相击掌、拥抱,共同庆祝获得宝贵的机会。

这样的场景在以前几乎不可想象。南苏丹内战的影响让这些来自不同部族的运动员在彼此间竖起了看不见的高墙。他们只在自己小圈子活动,不与其他部族的选手交流。教练安兹拉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最后他决定把不同部族的选手“混搭”,让他们一起跑步、做家务,每天训练时轮流当队长。日子久了,敌意的隔阂渐渐消融,来自不同部族的运动员像一家人样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我们一起来到训练营,一起训练。体育带来了和平,”21岁的罗斯:洛肯彦说。

虽然不能代表自己的祖国参赛,这些难民运动员有伤心和遗憾,但同时他们也为能代表全世界难民参赛感到骄傲。

尤丝拉这样表示:“我当然更希望能够代表叙利亚参赛,但现在我是代表所有国家和地区的难民参赛。我想对所有难民说,我也是为了你们而游,我一直坚持着游泳的梦想,希望你们也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提到难民代表团时曾说,这支队伍代表了全世界难民对美好生活的期望和向往。

10名难民运动员的背后,是6000多万难民和流离失所者。难民经常失去一切,但在一片黑暗中,奥林匹克就是微弱的烛光,点亮了希望。10名选手就像打开的10扇窗户,透过他们,更多的难民会看到——面对逆境时挑战自我,永不言弃,希望也许就在远方。

“里约奥运会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比赛结束后,我想我会去鼓励其他年轻的运动员,不要轻言放弃,要有勇气追求美好的生活。”来自南苏丹的运动员耶什:普尔:比埃勒说。

这就是奥林匹克精神生动的阐释。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365体育开户发布于科技创新,转载请注明出处:难民代表队将参加奥运会,冰与火之歌

上一篇:中国长征火箭开启高密度发射,十年潜心为国铸 下一篇: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制裁朝鲜新决议,安理会通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